0 1分钟 2周

() 今天上午,礼堂的样子变了。

是的,我想没有什么时候的礼堂,会比现在更令人感到发怵的了四条学院长桌被早早地搬去了别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相隔甚远的单人小桌。四周墙壁上的火盆数量明显比往常更多了,一盏盏光亮将整个礼堂照得纤毫毕现。

甚至就连头顶上那被施过魔法的天花板,此刻也只是单纯地泛着白光,连原本清晰可见的天空都不见了踪影。

然而,如此明亮的环境,若是配上心中的肃穆和压抑,那份紧张感就算比之无边的黑暗也是毫不逊色。

眼下,其他几个年级的小巫师们早就都去上课了,只有需要考试的学生们才会按照班次在门厅里集合,然后彻底打乱顺序送进这个礼堂就坐。

“哦……拜托赶快开始吧!”在某个位于中间靠后的座位上,罗恩攥着羽毛笔,盯着礼堂最前方的麦格教授,“赶紧开始,然后赶紧结束……说真的,这种感觉糟糕透了!”

不,准确来说的话,他盯着的其实是麦格身边的那座巨大的沙漏。此时积攒着沙砾的一头还在下边,要等麦格教授认为可以开始了,它才会被掉转过来。

当所有的学生都逐个坐好并彻底安静下来以后,麦格教授和站在另一边的考试局监考员对视了一眼。

“各位同学,考试开始。”

在她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随着她手中的魔杖轻轻一挥,大沙漏消无声息地翻转了。

话语刚落,在一阵哗啦啦的试卷翻动声中,罗恩也忙不迭地将自己面前的那张卷子翻到了正面。这些试卷都是施过了严格的防作弊咒的,羽毛笔、墨水瓶等等考试用具自然也一样,考试局不会给学生们留出任何作弊的余地。

当然,要是真有人敢在如此重要的考试中舞弊,被查出来的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花海中甜美仙子美艳动人

“唔……”

第一个问题很简单,它要求“写出能使物体飞起来的咒语”以及“描述该魔咒的挥杖动作”。像这种题目,怕是只要正常上过课的小巫师就都能轻松写出答案。

可就是这第一个近乎于送分的题目,就一下子令罗恩陷入了窘境。

“哦……梅林在上……”他嗫喏着嘴,无声地嘀咕着,“真是要命,我该把哪个咒填上去才好?”

事实上,在这场考试里,还真是有那么一小批学生落入了和罗恩相同的困境当中。而这些个学生,无一例外都是加入了r.a.并认真练习过的小巫师。

“……漂浮咒、飞来咒、悬停咒、羽毛咒……不,就理论而言,最后一个羽毛咒倒是不能算‘飞起来’。那这么说的话,障碍咒造成的浮空效果似乎也不能算……可是……”

这道题还只是第一道小题目,留出的答题空间明显不够填上太多的内容。可空间再小,两三条咒文还是能写得下的,这就足以令想要考个好成绩的罗恩难以取舍了。

要怪,就只能怪玛卡当初留给他们的魔咒解析资料实在太过详细精妙,而罗恩又是实打实地为了自我成长而努力过的。他的施咒天赋不比哈利,所以在理论方面,他花费的精力反而要比哈利还多。

所以,他在明知道这道题多半就只需填个“漂浮咒”就足够的情况之下,却仍旧产生了一系列不必要的疑虑。

和罗恩天赋差不多的学生自然是占了大多数的,所以当那些真正努力学习过玛卡那叠资料的r.a.成员迎头撞上这场关乎人生道路的考试时,纠结与迟疑便成为了必然的走向。

“哦!还是漂浮咒吧!”罗恩忽然顿了顿笔尖,使劲摇了摇头,“我这都是在想些什么玩意儿呢!这可是o.w.ls的试卷……”

没错,即便是会陷入犹豫,但他们中大多数人都还是会醒悟过来的。可是浪费时间,却已然成为了事实。

在礼堂中,麦格教授和监考员都在一条条过道里安静地徘徊着,她们大都注意的是考场的纪律,不过偶尔也会朝着小巫师们的试卷瞥上几眼。很快,对霍格沃兹的学生并没有太多了解的监考员没察觉到什么,可麦格教授就逐渐地从部分卷面上发现了一些异常。

可以看得出来,有那么十来个学生的卷子上都出现了某种相似的状态答题速度明显低于平均水平,可部分答案的准确程度、详实程度却已经超出了o.w.ls的范畴。

要是像赫敏那样又快又好的答卷,那自然不算稀奇,可这么一批平时不甚起眼的学生同时出现如此类似的答题状态,那就很让人诧异了。

顺带一提,这些考生还尽是哈利、罗恩、纳威、汉娜、厄尼等等平时就和玛卡关系不错的小巫师,其中关隘,麦格是想不注意也难。

“玛卡这孩子,是给他们搞了什么课外进修吗?”麦格教授半喜半忧地暗道,“这真是令人惊讶……只不过,在时间上怕是要来不及了……”

正如麦格教授的担心,当考试时间结

束的那一刻,随着一张张试卷如风卷落叶一般被监考员收往礼堂前的教工桌上时,好几名小巫师都哀嚎着站起了身来。

“哦,不”罗恩自然也是其中之一,“还有几道题还有几道题没做完呢!梅林的臭袜子,这下可要完蛋了”

然而,再怎么“要完”,也不过是一场魔咒学笔试的问题。当初玛卡只给了他们一份有关魔咒的详细解析,可没给他们其他科目的理论分析材料。

别看上午罗恩他们一片惨嚎,到了下午,他们可算是尝到甜头了。

在暂时恢复了正常环境的礼堂中用过了午餐之后,考生们又被带到了礼堂旁边的小厅里,按照字母顺序分批进行下午的实践测试。

赫敏的批次比较靠前,很早就被叫去礼堂完成测试了,而测试以后也没有再回到这间小厅中来。

罗恩和哈利看着周围的同学们,发现他们都紧张得不能自已。有的兀自嘟哝着咒语、有的又胡乱挥舞着魔杖,甚至还有人一不留神差点儿就戳中别人的眼睛……可以说,几乎就没有一个是消停的。

见紧张的远不止自己一个,在左右一对比之后,他们反倒是放松了不少。

“哈利,我想就快要轮到你了……”罗恩摸了摸怀里的魔杖,又轻轻拍了拍哈利的胳膊肘,“你怎么样,有没有把握?我现在一想到上午没答完试卷,我这心里就虚得很啊……”

“把握?谁能说自己有把握?你没看连赫敏都是哆嗦着手走进去的吗?”哈利苦着脸道,“把该做的做完,其他的就别”

他话还没说完,那扇通往礼堂的侧门便被再次打开了。

“潘西帕金森……帕德玛佩蒂尔……帕瓦蒂佩蒂尔……”出现在门后边的小个子弗立维教授尖声喊道,“以及,哈利波特!”

“祝你好运,伙计!”罗恩又朝着哈利的胳膊肘拍了一下。

“你也是!”

哈利向他扯了个还算不那么僵硬的笑容,随后便像是上刑场似的,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弗立维教授走去。

“托福迪教授那儿空着,波特!”站在门边上的弗立维冲着远处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指了指。

在巫师考试管理局担任考官和监考人员的大都是曾经的教授,其中有一部分甚至本身就相当有名气。在原本的魔法学校退休以后,这些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们就被有选择地返聘到了考试局肩负重担,着实是值得敬佩的一批巫师。

“哈利波特是吗?”老托福迪看了看桌上的名册,又从镜片上沿好好地瞧了他几眼,“大名鼎鼎的波特先生?”

“呃……是的,您好。”哈利略有些拘谨地点了点头。

“放松点,不用那么紧张”老托福迪和蔼地笑了一下,然后颤颤巍巍地道,“那么,请你让这个小酒杯为我做几个后空翻吧,小心别磕碎了。”

像这种具体而明确的测试要求,对哈利来说就显然要比理论轻松多了。既然玻璃酒杯易碎,那用漂浮咒去控制明显会更加安有效。

随着测试的不断进行,哈利更是发现很多地方都能够用到玛卡的那份魔咒解析。待他将所有步骤都既快又准地完成之后,对面的托福迪老教授相当满意地点了点头。

当然了,实践测试的内容是因人而异的,而依照各个考官的严厉程度,其难度也会有不少的区别。

当罗恩被叫道一位面无表情的老女巫对面时,他心中立刻便是一沉。

“罗恩韦斯莱?”对方用指尖点了点名册,头都还没抬起来就已经说出了她的测试要求,“看到水和杯子了吗?用这杯水,把五个杯子都填满。”

罗恩一听,顿时有些茫然地看了看桌子上的五个玻璃杯,努力地思索了起来。毫无疑问的,这上来第一个题目,就明显有着不低的难度了。

他举着魔杖踌躇了半晌,这才犹豫着将杖尖对准了那个盛满水的玻璃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