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未来的躲避太明显,班长也没有难为她,毕竟去年确实是把未来和娜娜敏坑的够呛,毕竟不是每个人手都能那么巧,和未来两人紧急学习了包饺子技术的同学完跟不上客人点单的速度,因为馅儿是未来自己调的,甚至有不少同学吃了一圈没吃饱,想了想还是饺子最好吃,又回来吃第二遍的…

抱着有些愧疚的心里,班长这回也打算选个比较大众化的项目,争取让每个班级成员都能参与进来也能随时脱身离开,免得再出现对一个人的依赖太强放不了人的现象。

同学们自然也提了不少建议,未来化身‘普通同学’的一员和大家热烈的讨论起来,无非是发言没有我,讨论最积极。

最终通过投票,大家从咖啡店,小游戏厅,鬼屋中选择了鬼屋,并准备一共准备三个故事,由三波人来组成,这样大家就都能去到处逛逛享受美好的文化祭了。那些有社团任务的同学也可以岔开时间,两不耽误。

从选择咖啡店的人最少上多少可以发现大家去年可能都伤到了…

成功的决定了文化祭的项目,上课铃也按时打响,将早上那股欢快的气氛丢到脑后,大家继续着自己紧张的高中学习,高二的课业压力很大,高一的学生还可能会分心,已经高二的他们却早已学会了将上课的时间和下课的时间隔离开。

文化祭还有一周多的时间,从确认主题的这天起,大家在课余和放学后的时间就可以开始准备了,包括教室的装饰,鬼故事的剧本,演员的服装,而且为了成本考虑,绝大部分道具都会由同学自己负责制作,偷了个懒,未来把写剧本的任务接走了,没办法,缝缝补补这种本该女生擅长的东西原谅她真的不是很有天赋。

对于未来和娜娜敏来说,鬼屋也算是个不错的主题,两人的性格中都有那么点不熟就不会发现的小恶劣,看着别人被吓的哇哇叫对于两人来说还真是件挺愉悦的事情。

未来选择了剧本组,常年阅读,在班里语文成绩很好的娜娜敏自然也选择了剧本组,说实话从小到大除了给未来正儿八经的缝了个熊以外,她对于手工活还是不怎么擅长,不是不会,是不熟练…这种时候当然是能跑就跑,要最后实在人手不够她在考虑帮帮忙。

午休时间,吃完午饭,未来和娜娜敏靠在走廊的窗台上愉快的谈论究竟什么样子的故事比较吓人又不落俗套的时候,一个女生偷偷的靠近了两人。

在两人边上徘徊了一阵,女生还是出口搭话到“不好意思,能打扰两位一下嘛…”女孩长的很漂亮,声音也很好听,但看那副脸红害羞的样子应该不怎么擅长和人交流。

“呃…当然可以,不过,你是?”未来有些迷惑的挠了挠头,面前的这个女生她大概有点印象,应该是自己的同级生,好像还在哪里见过,只是名字记不清了。

长发的波浪女孩

“啊,我叫针尾霜吕,是四班的…”女生的音量又小了一丝。

听到这个名字,未来突然感觉有些耳熟,再一想,这不是她们这届美人组中绰号‘文艺女神’的针尾霜吕嘛,说是什么人就像画中走出来的一样,让人一见倾心,生出满满的保护欲,之前未来一直没对上号,今天一看,也算是有那么几分意思。

“啊,针尾同学好,找我们有什么事嘛。”未来心里恍然大悟,表面上还是要做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就算同为同学调侃的‘美人’,她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交集。

针尾同学小小的点点头,像是给自己加了个油,继续小声说道“那个,如果我们社团记录没有出错的话,高坂同学和桥本同学也是戏剧社的成员吧…”

戏剧社!未来和桥本这次啊恍然大悟,高一入社的时候因为觉得有趣就加了进去,但高中的生活比想象中要更紧凑,加上,两人的生活中都有不得不忙碌的事情,这个所谓的戏剧社两人大概只有刚入社的时候去露了个脸,之后就再也没有参加相关的活动,要不是针尾现在提起来,她都要忘了自己还挂着这么个社团。

和桥本对视了一眼,未来不太清楚对方提这个干什么“确实是有这么回事了…不过说来惭愧,相关的活动,我们一次都没有参加过,要是社团有其他人说什么的话,我们退社也没…”

未来的话还没说完,一直表现的很害羞的针尾同学突然激动了起来“不不不,绝对不是这样,我们完没有想让高坂同学和桥本同学退出的意思,不如说反而想要麻烦两位一下…”

“呃…麻烦我们?”桥本有些疑惑的问道。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其实是这一届的戏剧社社长,如果可以的话,今天放学后,能耽误两位一点时间吗,我可以从头给你们讲讲…”针尾霜吕和两人举了个躬,请求之意很是明显。

该不会是想要找自己和娜娜敏演戏吧?对戏剧社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未来也不好猜测对方的想法,不过下半学期的篮球训练要轻松很多,今天还恰巧是不训练的日子,毕竟在人家社团挂名挂了这么长时间,两人不好直接拒绝,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放学后等两人走出教室后,针尾已经等在班级门口,看见两人出来,顿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得不说,她的笑容还是挺有感染力的,起码吸引了相邻两个班级的男生对她频频侧目。

对于成为围观的对象,针尾忍不住有些脸红起来,可以发现她不是故意装作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而是真的比较怕生,和未来娜娜敏点点头,带着两个人匆匆的向着校门走去,室内鞋在地板上发出一串急促的响声。

未来和娜娜敏相视一笑,怎么说呢,这种情况发生在她俩自己身上有点烦,但看另一个小姑娘也不适应这种待遇,两人还觉得挺好玩的,而且这种不喜欢张扬的态度,让两人对针尾的好感度都略有上升……可是、她不是戏剧社的社长嘛,戏剧社的人这么怕生真的没问题?

大概一会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两人也不再乱想,跟着针尾向外走去,留下一群不知道什么时候三人凑在一起的吃瓜群众感叹,果然好看的人只会和好看的人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