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不冤枉,那我的俩储物袋呢?”

苏辰脸色依旧淡淡,道。

“没……不,我看……看到了!”

秃毛鹦不敢再跟苏辰耍滑头,有气无力道。

“那还不赶紧拿出来。”

苏辰眉头一扬,哼道。

“晕……我晕啊!”

秃毛鹦装作很可怜的样子,弱声道。

“那看样子这好不容易长出来的九根羽毛是不要了。”

苏辰扫了小火凰一眼,对方立即会意,火焰剪刀,又是咔咔作响,就要剪了过来。

“不……”

秃毛鹦吓得浑身发颤,骇声连连。

鱼儿少女粉艳身姿无比可人

“我不晕了!”

“东西呢?”

苏辰冷哼一声,目光不善的盯着秃毛鹦。

这家伙,要是再敢耍花样,苏辰定要让它明白,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都把我禁锢住了,我怎么拿东西啊!”

秃毛鹦脸上充满了幽怨,道。

“那是的问题!”

苏辰一点都不客气。

“……”

秃毛鹦一阵气结,虽然愤怒,可也无可奈何,只能挺直脖子,喉咙动了一下。

顿时有道道涟漪,扩散开来。

那涟漪之内,充满了无比繁杂的空间规则,一层又一层,不断变化。

这时候,它脑袋一动,伸入其中,一阵乱咬。

好不容意才咬到一个储物袋。

往外,拽了出来。

“小子,拿去,不就一个储物袋嘛……”

秃毛鹦不舍的把储物袋交了出来。

“这是金洪元的,还有孟庭的呢?”

苏辰心神一扫,发现这储物袋内灵药都还在。

难怪这家伙一脸不情愿,原来是还没把储物袋内的灵药清理干净。

“哼……个苏扒皮!”

秃毛鹦虽然很不情愿,可也不敢再生幺蛾子,只能又把孟庭的储物袋交了出来。

“扒皮就扒皮吧,下次,记得主动点,别再让我浪费口水!”

苏辰手一松,秃毛鹦直接掉了下去。

不过,这家伙也是聪明,刚一自由,立刻扑腾一声,飞走了。

“苏扒皮,再见!”

苏辰这家伙太凶残了!

自己惹不起,可还是躲得起的!

“躲着我么?”

苏辰淡笑一声,也没有在意,而是拿起孟庭的储物袋,查看起来。

这家伙果然出身不简单,储物袋内各种丹药、灵石,应有尽有。

只可惜,苏辰如今眼光甚高,很多东西都看不上。

几乎就在心神之力要退出储物空间时,余光一闪,突然看到一块令牌。

“嗯?这是……”

苏辰心神一动,立刻把这令牌取了出来,入手微凉,正面刻有一把铁锤的图案,还有三个笔走龙蛇的大字。

“七星阁!”

苏辰目光一闪,认出了这块令牌的来历。

“秦灵儿好像跟我说过,柳絮便是找了七星阁的铁石大师,为之铸宝,也不知那位铁石大师与孟庭有何关系?”

苏辰脸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刚才,他把孟庭给狠揍一顿,如果那位铁石大师不是明事理之人,很可能也会把自己给记恨上。

到时候,自己还要找对方打听柳絮消息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苏辰正想着时,突然听到一声惊呼。

“哇……”

小火凰双眼发光,兴奋的看着前方一座巨城。

“主人,那就是中州皇城吗?”

“嗯,是的,整个大秦帝国的中枢!”

苏辰回过神来,看着沙漠之外的巍峨皇城,心潮澎湃。

大秦三十六府,横镇九霄,龙气汇于中州,成无上之城。

王气中流甲马营,残星环绕中皇城。

远远看去,整座皇城,犹如沉睡中的巨龙,神圣威严,不可侵犯。

甚至,在那皇城深处,还有一道高座九重云霄的大帝之影,永镇神州。

“大秦天帝……”

苏辰双眼之内闪过一抹精芒,喃声道。

这是一位充满诸多秘密的天帝。

即使是上一世,苏辰成就苍龙战帝,也未曾与这位天帝交过手。

不过,这一世重生归来,早在府城天战之中,沈苍生祭出圣旨的一刻。

苏辰就与这位天帝的一丝力量碰撞过了。

他们之间的因果,已然结下。

后面会出现什么变故,谁也不知。

“大帝,迟早有一天,我会超越帝境!”

苏辰浑身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气势。

上辈子,他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才走到这里。

可这一世,从自己走出龙血镇,来到皇城,也不过是用了一年的时间。

前后两世对比,简直有着无法想象的天堑差距。

“如今,我的修炼速度比起前世快了十倍,昔日所失去的一切,我统统都会要回来!”

苏辰目中露出一抹璀璨光芒,胸有豪情,壮志凌云。

“君一笑,等着我,上一世被坑死了,这一世我倒要看看还能在我面前玩出什么花样!”

苏辰突然想起了什么,心底之内,杀机暴涨。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忘记,究竟是谁让自己陨落的!

前世之仇,今生再算。

前世之缘,今生再续。

苏辰脑海内,也忍不住闪过一道倩影,整个人,立刻变得平和起来。

“仙儿,还好吗?”

苏辰轻喃一声。

荒古空间中,有幅《太玄圣女图》,缓缓展开了来,露出其内少女剑舞长空的画面。

苏辰心神凝聚,盯着那画中的少女,一阵出神。

这是上一世,与自己相濡以沫走到最后的恩爱之妻。

也是今生,他无论如何都要追回来的生命伴侣。

有人说,武者就应该过得潇潇洒洒,妻妾成群。

可也有人说,武道之路,充满崎岖坎坷,应该迎难而上,不要留任何儿女情长。

更有人说,挥剑斩情丝,一生了无牵挂,问鼎大道之鼎。

……

这些说法,谈不上对错,只有认可与不认可。

于苏辰而言,他要追求的东西,却是与这些背道而驰。

武者,如果为了自己潇洒,处处留情,那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再强,那也只会利己,不会利人。

这种武者,在面对毁灭魔族入侵之时,十有八九第一个成了逃兵与叛徒。

至于说为了冲击武道,不要留任何儿女情长。

有这种想法的,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