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然知道,这段时间二十七皇子找过她石家,这背后之人十有八九也是二十七皇子背后所在的一脉。

面对一位皇子,她自然不能说什么,也无法去点破,只能接受这一切。

“都被打成了猪头,还笑得出来?”

看到二十七皇子在冷笑,九皇子没有客气,他不是傻子,自然也看得出来,石家出手太过突然,且背后有这二十七皇子在撺掇,要说和他没有关系,打死他都不信。

“得意吧,等会看怎么得意!”

二十七皇子冷哼,不与九皇子一般见识,他冷笑得意,自然是因为秦苏进入了金殿,虽说他催动石家出手结果有些超乎他的预料。

但这最终的结果,却比他想象的还要好。

石家损伤多少,他自然不在意,只要秦苏成为众矢之的,那便足够了!

他相信,秦苏今日的举动,够他喝一壶的了,加上那仙道禁咒的诡异与恐怖,绝对不会轻易善了,这对他来说,简直百利而无一害。

“呦!”

“这不是二十七皇子吗,黑市上我可以见过您的风采,一条裤衩就价值万斤,希望这样的壮举,以后还能出现啊!”

土狗瞪了二十七皇子一眼,自然知道这家伙指的是什么,不过他并没有担心,因为秦苏不是一个人,他身上还跟着三百多位轮回。

粉嫩少女沈小仙儿小仙女

就算有什么危险,也足够他们杀出去了。

“胡说什么!”

二十七皇子闻言,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他没想到,在这天宫还能看到这只土狗,自己的寝宫八成就是被这只土狗洗劫了,当日在黑市就是这只土狗冲出,才有了他那条裤衩的拍卖!

用屁股想他也知道,自己的那条裤衩,肯定是出自土狗之手!

“该死!”

“是!”

二十七皇子低喝,杀意骤降。

他不敢对付秦苏,在这天宫之上,难道还不敢去对付这么一只土狗吗!

就算有九皇子护着,那又如何,难道堂堂九皇子,还能为了一只狗来和他作对不成,这若是被外人得知,非要笑掉大牙不可。

“什么是我,懒得理!”

土狗鄙视了他一眼,知道这里不好出头,选择退避。

“天啊!”

“快来看啊!”

“这里有人在叫卖皇子的裤衩,而且还是二十七皇子的!”

就在二十七皇子还想要发难时,突然远处有声音响起!

只见,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有人在叫卖,摇晃着一条裤衩,迎风招展,自称是二十七皇子穿过的裤衩,原汁原味,绝对不会有假,吸引了大量的人围过来。

此刻,金殿开启,秦苏这个主角与那些大人物,都已经进入了金殿,这天宫看台自然是一片嘈杂与混乱,逗留之人虽然不少,但也有不少人在离开。

这天宫内的军队,也无法保证每个角落都镇守到。

因为大多数的军队,都镇守在天宫之外,至于这内部,则没有多少人。

“谁!”

“是谁!”

“谁在叫喊,本皇子要宰了他!”

二十七皇子低吼,他还想着对土狗发难,没想到话音刚落便被打了脸,竟然不是土狗所为,而是另有其人,在这天宫内当着他的面叫卖!

该死!

简直该死!

“轰!”

说是来那时快,二十七皇子身影爆冲,直接冲向那众人围堵的人群,想要将叫卖者击杀。

不过,等到他冲到这里时,人已经不见了,只有一条裤衩留在原地,被一根树枝挑着,插在了原地,旁边还挂着一道字幅,署名正是他二十七皇子!

“啊!”

二十七皇子低吼,体外神光爆射,将原地的一切都毁灭,他一头长发狂摇,虽然人是猪头,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将目光落到他的头上,全都退避,不敢大声喘息。

毕竟,一位皇子发怒,可不是什么人都敢去招惹的!

“何人在此叫卖,告诉我!”

二十七皇子低吼,他就不信这人还能冲出这天宫不成,在场的这些人,必然会有人看到他的真实面目!

“是……是二十七皇子自己啊!”

众人闻言,全都有些懵,其中一人将所看到的一幕说了出来!

因为刚才在这里叫卖裤衩的人,正是二十七皇子!

当然,这是假冒的二十七皇子,并非是他的本尊,反倒是他这幅猪头模样,倒是有些像是假冒的!

“啊!啊!啊!”

“敢有人在此假冒本皇子,天宫的军队都是废物吗!”

“给我搜!”

二十七皇子怒了, 直接命令镇守天宫的军队,要将那冒充自己的家伙给找出来。

冒充自己!

还叫卖自己的裤衩,这简直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本皇子的裤衩大甩卖啊!”

“亲身穿着三年,从未换洗过,沾染吾之气息,两块灵源甩卖了啊,买到手就是超值!”

二十七皇子低吼声落下,没等这天宫的军队有所行动。

在天宫的另外一处地方,又有声音吼了出来,很快又消失。

不过,众人全都看到了一道身影,正是二十七皇子本尊,与他没有被打成猪头之前,一模一样!

“该死!”

“给我出来!”

二十七皇子要吐血了,第一时间杀到那个地方,不过人影早就消散,他祭出圣器追踪,也毫无所获,对方身上必然有强大的空间圣器作为隐藏的手段!

否则,不可能在这天宫之内来去自如,连他都追不到。

“土狗!”

“是不是的人!”

二十七皇子发狂,他找不到人,自然掉头就找上了土狗,就算这身影不是土狗,也可能是别人,其一定与土狗和天盟有关。

这天宫之中,能有这种空间圣器,且又针对他叫卖这裤衩之人,只有天盟,不会有第二个存在!

“二十七皇子,请自重啊!”

“我对裤衩,不敢兴趣!”

土狗很淡定,张口吐出人言,表示自己对裤衩不敢兴趣,更别说是这一个男人的裤衩了。

“刘德彪!”

“他人呢,怎么不在这里!!!”

二十七皇子怒喝,彻底抓狂了,虽说他奈何不得土狗这里,但是刘德彪人却不在这里,若不是土狗,那么只能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