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想着,曹娘娘这哪是懂人心啊,分明是他们心里想什么,她知道啊!一想到自己在曹蕊面前,没有隐私可言,自己心里想干什么,曹蕊都知道了,搞不好有些小心思人家知道了,还在背地里笑话自己,这些人能不脸色黑了吗?当下便离曹蕊远了点,生怕自己心里现在想什么,也被曹蕊知道了。

要说,曹蕊的这个能力,还真是挺有用的,但,永庆帝能留着她,去听那些大臣们的心声?要是隔很远曹蕊也能听得到,那他还能安排一二,每次上朝的时候,让她躲在墙后帮他听听,掌握一下大臣们最近的心态的确挺不错的。

但,根据梦境里的提示,曹蕊只听得到一丈以内的心声,这样一来,距离太短,难道每次他都把大臣叫的很近,然后让曹蕊也站的很近,跑去偷听么?就算这会儿殿里这些人不会将曹蕊的作用说出去,光是这样干,那些大臣也会觉得奇怪的,毕竟无缘无故的,谁会整天带着个妃嫔在身边啊,还是个谋杀自己和太子的妃嫔在身边——永庆帝大动干戈抓曹蕊的事,宫里都知道——不怀疑才怪了。

相反,这女人毒的很,这会儿斩草不除根,天知道她以后会不会加害自己。

考虑到她的危险性远大于用处,所以当下永庆帝听了她的话后,便一拍桌子,怒道:“不说你是不是有这个能力了,就是有,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朕带着你到处偷听臣工和妃嫔们的心声,这是个明君会做的事吗?况且,怎么保证你说的就是真的?万一你要害谁,故意说假话,朕岂不是要冤枉好人?!所以朕怎么可能因为你有这个能耐,就不追究你的罪责!来人,将这个毒妇押下去,即刻送上路。”

曹蕊也是没想到,自己有这样厉害的能力,还救不回自己的性命,当下不由绝望了,想着这个皇帝莫不是个傻子?

于是在被太监们拉下去的时候,她还在那儿嚷呢:“陛下,臣妾是有大作用的啊,您考虑考虑啊!”

可惜永庆帝就是不听,让曹蕊只能绝望地被一杯毒酒送上了路。

却说曹家满门抄斩,听起来可怜,但没人同情他们。

竟然想谋杀皇上、皇后和太子,还敢那样肆无忌惮地杀人,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他们这样做之前,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一旦被发现了,是个什么样的下场?没想过这样做,那些死了人的人家,家里人会多难过?既然知道,还敢做,只能说,他们是利欲熏心!现在这样,是他们应得的下场!

曹嫔灭亡后,安然的任务算是完成的差不多了。

她有观察,宫人给曹嫔喝了毒酒后,曹嫔是真的死了,那个金手指,没保护她不死,这让安然放了心,暗道看来这个金手指作用一般,要是还具有保护宿主的功能,那还要麻烦了呢。

小清纯格子少女的纯真风韵

任务完成的差不多了,安然的心情也就放松了,当然了,也不能完放松,她还要让自己自然寿终正寝,不是被皇帝或谁干掉了,另外,只怕肯定是要让太子继位,然后不会搞出什么意外来的,这也要谨慎,毕竟,曹蕊没了,不代表宫中就没危险了,毕竟宫中处处都是危险,没了曹蕊,还有李蕊张蕊,要是太子和自己没死在曹蕊手上,她阴沟里翻船,死在了其他妃嫔手上,估计这任务也不见得就算完成了,最起码,原身的五星评价就要没了。

所以虽然曹蕊没了,但安然也不是直接进入养老休闲状态,而仍然要注意着,毕竟叶侯爷之前可是调查出来,不少人家暗地里都在搞小动作。

当下安然一边让叶侯爷继续监控着几家,一方面她自己修为强了,也利用神识不时探查几家的情况,一旦发现哪一家搞的动作较大,有威胁到自己家的情况,她就要作出反应。

而这个反应,还要尽量正常为好,不能次次都动用幻梦术,给永庆帝入梦,毕竟那样干一次,永庆帝不会怀疑,干两次三次多次,永庆帝还不会怀疑么?她自然不能犯这个傻,所以只是收拾曹蕊那次,动用了幻梦术,其他时候,她都是手动收拾的,毕竟曹蕊那次事关任务能不能完成,她自然要确保一下,之后其他人,她只要确保自己跟太子不会有事就行了,至于能不能逮到凶手,那都是次要的。

当然了,能逮到自然最好,没逮到,她也不会像对付曹蕊那样,想方设法去弄,免得暴露她的特殊能力。

之所以这样小心,主要也是曹家的事了了后,叶侯爷等人进宫跟她闲聊的时候,表示这事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都是娘娘提醒才去调查曹家的,才发现这样的事,陛下怎么会想起来调查曹家,然后发现他们要行不轨之事呢?”叶家人因为不知道安然给永庆帝搞了幻梦之术,一个两个的,都这般好奇。

而他们这般好奇,自然让安然收敛了,怕搞的多了,也会引起叶家人的奇怪,毕竟,想害自家女儿和外孙的人,一个两个的,都被皇帝发现了,然后解决了,这也太巧合了吧!他们之前还说曹大人的对手一个两个的都出事了,太巧合了,然后发现有巫姨娘这么个人,很难说,这事发生在安然身上,他们不会想着,这里面是不是也有什么名堂。

而安然,自然不能让人觉得她古怪,所以要用正规手段收拾其他人,这是必须的。

就像安然想的那样,在曹蕊处理了之后,宫中争斗不但没停下来,还有越来越白热化的趋势,原因也很简单,随着时间推移,永庆帝年龄越来越大,不少人觉得,永庆帝应该活不了多少年了,这样一来,有皇子的自然都想拼一把,毕竟自古以来,嫡长子立为太子,然后上位的比例,寥寥无几,大多其实是妃嫔的儿子上位的,有这样的历史在前头,不少人都觉得,自己奋斗一下,不见得就不能上位,在这种想法的推动下,做手脚的人还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