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娘细细想一想,论样貌,百里大药师不输凌公子;论性情,百里大药师温文尔雅,平易近人;论身份,百里大药师比商人身份的凌公子高上许多。可不知为何,她偏偏对凌公子上了心,心中有种冲动,想把他从顾叶儿的手中抢过来……

有些人,看到原本不如她的,突然间样样都超越了她,心理便不平衡起来,总想着从某些方面把对方踩下去。李秀娘此时的心态便是这样。

青山村的马车车队,走了整整五天,终于抵达了无名小镇。镇上唯一的客栈,已经被顾家包了下来。最好的几间房,自然是留给顾家人和他们的客人。其他的房间,青山村的药厂员工,自由组合两人住一间,勉强够住的。

李秀儿跟顾丽儿住一间。虽然她跟李秀娘是本家的姐妹,可关系并不近。尤其是李秀娘,近来见了她态度总是阴不阴阳不阳的,李秀儿也懒得去看她的脸色。

“以前来镇上,能住上大车店的大通铺已经不错了,心里无比羡慕那些舍得住客栈的。叶儿姑娘可真大方,把整个客栈包下来给咱们住。给她当员工,还真是对了!幸好当初娘阻拦我的时候,没听她的。”

李秀儿自打被顾夜选中,留在她身边打下手,在药厂的地位直线上升,员工们都羡慕并敬重她们,管事也看重她们。李秀儿本来内向文静的性子,也渐渐变得活泼起来。

顾丽儿呵呵一笑,道:“是啊,咱们药厂工钱高,待遇好,奖金多,工作也不重。上次回村,好多人向我打听药厂还招不招人呢。咱们跟着叶儿出来,真是正确的选择。秀儿,等你再大些,让叶儿在衍城给你找个婆家。这趟回去,让你爹娘别惦记着你的立虎哥了……”

“你瞎说什么!”李秀儿闹了个大红脸,撵着顾丽儿后面追打她,“我只是当立虎哥是哥哥,你们别瞎传,让我以后在村里还怎么抬头做人?”

顾丽儿正色道:“你放心吧!在事情没确定下来的时候,我是不会乱说的。这事儿,其实是我爹在你家喝酒的时候,听李叔说那么一嘴。其实,立虎哥人也挺不错的,人高马大,有一把力气。要是他来咱们药厂,药厂保安头头,非他莫属。可惜,他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张叔张婶子都不舍得他……”

“好姐姐,咱们能不能别说他了!”李秀儿面子薄,羞恼地瞪了顾丽儿一眼。

顾丽儿笑道:“好好,不说你的立虎哥了。对了,你有没有发现,李秀娘现在变得怪怪的。”

李秀儿跟李秀娘住一个寝室,怎么会不知道?她小声地说道:“可能是咱们被叶儿姑娘选中,成为她的助手。秀娘姐姐不高兴了。她是最早跟在姑娘身边的。”

夏天的午后的时刻

“这不是时间早晚的事儿,叶儿妹妹说了,咱们是她最信赖的人,而且又勤奋又有天分。叶儿妹妹亲手做的那些药,都是独门秘方,是要卖给那些贵人们的。要是遇上心怀不轨的人,被人收买,岂不是坏了事儿?这选人自然要慎重。叶儿妹妹不选李秀娘,肯定是有理由的!你想想在青山村时,黑心的刘氏耍手段,让叶儿妹妹损失了一大袋柴胡呢。”顾丽儿在青山村的时候,对李秀娘印象还不错。不过,她相信顾夜的眼界和眼光,倒也没有替李秀娘打抱不平。

李秀儿咬了咬嘴唇,纠结了片刻,朝门外看了一眼,凑到顾丽儿跟前道:“我发现,秀娘姐姐对凌公子,好像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哦?这话怎么说的?”顾丽儿皱了皱眉头。药厂所有员工都知道,凌公子看中了他们少东家,追得可紧了。她比其他人知道的更多些,顾爷爷好像也同意了两人的关系。凌公子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叶儿妹妹夫婿的人选了。

李秀儿斟酌着道:“我不止一次看到,她在偷看凌公子。只要凌公子来药厂,她总是找机会往他身边凑。有时候还故意去跟凌公子搭话。最近,她老是魂不守舍的……有一天夜里,我听见她说梦话,嘴里叨念这凌公子的名字……”

凌公子俊美非常,且性子好,(?)药厂的小姑娘们,都想偷偷看上一眼养养眼。可是,大多数的小姑娘,都仅仅是欣赏而已,不该有的心思一点都不敢有。

没想到,李秀娘居然如此没有自知之明,妄图抢叶儿妹妹的男人。她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哪点儿能比得上叶儿妹妹,哪点儿能配得上人家凌公子!顾丽儿心中有些愤愤然——这等心思不正的人,叶儿妹妹没选她是明智的。

“秀儿,你跟她住一屋,以后多盯着她些。有什么不当的举动,你悄悄跟我或者叶儿妹妹讲。这关系到咱们青山村人的名誉,可千万不要被她给连累了!”顾丽儿看着懵懵懂懂的李秀儿,忍不住提醒道。

李秀儿闻言,用力地点点头:“我会看着她的!”丽儿姐姐都说了,这不是李秀娘一个人的事,关系到整个青山村的名誉。不能因为李秀娘一个人犯错,连累到整个青山村的药厂员工们!

一个月一两银子,每逢过节还有礼物和过节费,每个季度都会有奖金,这样的活儿再找不到第二个。过惯了手头宽裕的日子,再让她回到以前一文钱都恨不得掰两半花的日子,李秀儿想想都觉得可怕。

李秀儿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死死地盯着李秀娘,不让她有任何犯错的机会!

青山村的员工们,在镇上休息一日,在镇上雇了骡马队,把带的礼物放上马背。青山村地处偏僻,山路崎岖,通不了马车,只能靠肩挑背扛,或者牲口驮。

回家的山路,要走上整整两天。青山村的小姑娘小伙子们,归心似箭,路上有说有笑,倒也不觉得累。晚上夜宿大院的时候,他们自然都进了房间睡大炕。

那些在外面挤棚子的隔壁村村民,都羡慕青山村人的好运——他们村咋没出个像顾叶儿这么有出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