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周

恶魔和吸血鬼是有联系的,联系还很深。

一边是女恶魔露比和吸血鬼,另一边是阿尔巴尼亚人和神秘的俄罗斯富豪,这么四方势力各取所需,顺势就组成了狙杀贝拉的联盟。

贝拉气得脸都白了,这就是名副其实地拿她当死人看啊!以为她不会反抗吗?以为这是某种恩典吗?

她心灵术士当得好好的,要去当吸血鬼?这对她来说可不是什么恩典,这是断我道途,这是死仇!

“避一避吧,他们人多势众,我们卡伦家族可以帮忙召唤一些盟友,然后和那边进行沟通,不过……来的人不会太多……”

爱丽丝.卡伦的语气很真挚,也很为贝拉这个好友着想。

现在贝拉和卡伦家族的关系肯定不如原时空,但卡伦家族也愿意和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共同抵御吸血鬼的攻击。

贝拉对此表示感谢:“别担心,离开福克斯镇后,我也认识了几个新朋友,这个吸血鬼家族在意大利的什么地方?我要抓紧时间去拜访一下!!!”

她话语里满满的都是煞气。

天使、恶魔、黑帮,现在还有吸血鬼,这是拿她当软柿子吗?

爱丽丝有些为难,最后还是轻轻吐出一个地名。

“我知道了,感谢卡伦家族的帮忙,无论如何,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们不要继续参与这件事了。”贝拉拒绝了爱丽丝帮忙说和的建议,这根本就不需要说合,必须灭了他们!

温柔女孩眼神有星辰大海

对付吸血鬼就不能像对付阿尔巴尼亚人那么随意了,暴君在普通人眼中强大无敌,但对吸血鬼来说就差了一些,尤其是这次要对付的沃尔图里家族更是一个建成时间超过三千年的吸血鬼家族。

他们家族和卡伦家族差不多,不但可以在阳光下行走,家族成员更是像缩水版的X战警一样,各自也有一些奇特能力。

除了各自的超能力,他们在力量、速度、体质方面的强化也要强过普通吸血鬼,这是名副其实的劲敌。

沃尔图里家族原本居住在希腊,是后来经过一次次迁徙,才定居在意大利的沃特拉城。

讽刺的是,曾经的传奇传教士,马库里神父宣称自己在一千五百年前把吸血鬼驱赶出这座城市? 城市至今还保留着圣马库斯节的习俗? 市民认为是神父的牺牲拯救了这座城市,殊不知吸血鬼一直待在这座城市里。

靠着人类士兵去进攻吸血鬼? 损失会非常大? 无论什么人被转化,都是痛苦的经历? 对本人痛苦,对同伴痛苦? 贝拉需要找一个不会被吸血鬼转化的帮手。

……

贝拉迈步走出传送阵? 她重新回到骷髅岛,来找她的新朋友,金刚!

“大块头,我需要你的帮忙。”

金刚用粗大的手指抠鼻孔? 脑袋歪到另一侧? 表示自己不听。

“我有一些敌人,他们很凶残,很恐怖,依靠我手里的力量要灭他们很困难,我需要你来帮我打架。”

贝拉言辞恳切? 金刚把头埋在臂弯处,竖起另外一只手? 向外挥了挥,意思是你赶紧走!你说什么俺也不听!

“这样吧? 你来帮我打架,这个原味的送给你尝尝鲜。”

贝拉取出一个鸡翅膀? 不对? 龙翅膀!不是克隆货? 而是货真价实的龙翼!

龙翼中富含的高能量让金刚瞬间坐了起来,他在骷髅岛宅了一辈子,哪见过这东西啊!大猩猩看到龙翅膀的瞬间,口水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这东西太香了!

贝拉手里好东西不少,眼看大猩猩还在做思想斗争,她又取出一滴金色的血液,这还是上上次卡西迪奥遗留下来的天使血液。

实际天使是能量体,没有血液、骨骼这些东西,不过他们附体在人类身上,人类血液就会沾染其中的神圣特性,这滴血液中包含的能量不如龙翼,但品质无疑更高。

贝拉把血液滴在龙翅膀上,原本在金刚眼中香喷喷的‘鸡翅’现在就变得更加诱人了。

明知贝拉要忽悠自己出去卖力气,可金刚还是没忍住高能量食物对自己的本能吸引,他流下了不争气的泪水,心中对已经前往天国的父母说了一声抱歉,不是他没抵抗力,而是实在太香了!

……

今天又是沃特拉城这座意大利小城一年一度的圣马库斯节。

城市内的居民一大早就穿着红袍,各自走出家门。

说是城市,实际沃特拉城的规模和普通的镇子也差不多,城市内的男男女女加起来也就两万多人的样子。

触目所及,所有人都是红袍红帽,手持火把,用以纪念一千五百年前驱逐吸血鬼的马库斯神父。

就像现代的很多活动一样,这些仪式早就变味了。

庆祝完毕,大家嗨皮一番,就算完事,可今天发生了一些意外,原本绕城一圈的活动结束后就该进入正式的庆祝环节,可突然听说临近的一个城市也在搞庆典,在有心人的挑动下,他们就集体去了另外一个城市,要看看对方的庆典能不能比得上圣马库斯节。

贝拉独自来到沃特拉城。

“这是认识到和我们的巨大差距,要举手投降了吗?放心,我会很温柔对待你的,我的姐妹。”

之前在伊斯坦布尔见过的小个子女吸血鬼似乎知道她会来,早就在沃尔图里家族的大门前等她。

贝拉冷冷看了她一眼,这个一米四多点的女吸血鬼皮肤苍白,声音高而细,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腔调。

她被转化时的年龄多半也就是十二三岁。

“我可怜你,因为你完不知道生命的真谛。”贝拉不卑不亢地说道。

“哈哈哈哈——”女吸血鬼笑了,笑得很冷漠。

“真是愚蠢的骄傲,我看不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有主人的吩咐,你这种家伙只配做我得奴隶,最卑贱的奴隶。”

贝拉没准备和一个护卫、打手一样的角色废话,她迈步往里走。

沃尔图里家族的吸血鬼不少,眼看她孤身来此,一些吸血鬼嘴角带笑,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让开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