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苏大妞和离回来,也想在父母跟前表现表现,好让父母喜欢她,不会因她和离的事,对她不高兴,所以听说了这事后,当下便准备哪天跟叶氏谈谈心,积极给母亲出谋划策,免得自己家别被二房三房算计了,毕竟这一次,要不是老太太和祖父没同意他们的提议,要不然他们家就要在不知不觉中,被二房三房坑了,所以从现在起,要盯着二房三房的动静,防备他们继续坑他们大房,是很有必要的,而这,就需要她跟叶氏商量个对策出来了。

结果还不及她跟叶氏谈这个事,这天便碰到刘氏过来跟叶氏商量满月酒的事。

跟她一同来的,还有宋氏。

刘氏马上就要生了,到时吃满月酒的时候,府里肯定会迎来苏家人进京后,第一次大型宴客的情况,而刘氏不想到时自己生产后,没精力跟叶氏讨论这事,所以这时便准备提前跟叶氏讨论这事。

“到时满月酒宴怎么安排,就要有劳大嫂了。”刘氏先这样道。

叶氏虽已经听说了二房三房偷偷跑到老太太和老太爷跟前,跟自己家争家产的事,所以对刘氏有些冷淡,不过看她说正事,还是淡淡地道:“分内之事,有什么劳不劳的。”

然后就听刘氏期期艾艾地道:“那什么……大嫂啊,现在我们家又多了一个人,那点月钱真不够用,到时能不能……能不能将孩子满月酒的礼金钱,给我们啊?”

其实,三房没像她说的那样没钱用,因为苏贵妃准备私下贴补他们一房、然后还给自己家请荫封的事,苏三柱虽答应了苏贵妃,不会朝外说,但不可能不跟刘氏说的,倒不是他有多尊重老婆,有什么事都会跟老婆说,而是因为这样大的秘密藏在心里,不跟人分享分享快乐,实在有点憋不住,所以那天回来他立即就跟刘氏说了,跟刘氏分享了这桩美事,也让刘氏明白了为什么娘娘没帮自己家争家产,丈夫还那么高兴,甚至惹得宋氏都发现了的原因,这样大的喜事,便是她听到了,她也忍不住乐啊。

而之后,苏贵妃果然偶尔给点钱自家,让三房摇身一变成了几家之中最有钱的,毕竟其他人家都只能领点固定的月钱,不像她家,贵妃三五不时就会给他们一点钱,所以能不是几家之中最有钱的吗?她估摸着,只怕就是管着家的大房,也不及自己有钱。

所以每次看其他人为着几两银子还要算着花,而自己家,已经有几百两银子了,有的是钱用,根本不用这么紧张,就让刘氏心中不由有种隐秘的快感,还有一种看着别人没钱用的优越感。

但再怎么有钱,她也不会嫌钱多啊,所以这会儿,才会找上叶氏,这样询问。

况且她相信,苏娘娘那么得宠,这次自己办满月酒,京中来送礼的人,肯定很多,而且礼金不少,指不定比自己手头现在有的钱还要多呢,所以她自然舍不得这样一大笔钱落进了公中,就想搞到手。

秋天森女范白色毛衣美女傍晚唯美写真

一边陪着她来的宋氏也附和道:“是啊大嫂,其实我想说,要不以后谁家办事的礼金钱,都给谁家怎么样?这样每家手头也好有点钱花,包括大嫂家也是这样,看们家大妞、三牛、三妞都快要成亲了,这提议不吃亏啊。”

才怪了,要是各房礼金钱归各房,大房肯定吃亏,因为她觉得,要是归公中,到时叶氏收钱时做点手脚,吞点钱,再将剩下的钱交给老太太,谁知道呢,但要是各家归各家,她到时就要申请自己收礼金,不经过她的手,到时她一文钱也得不到,可不是要吃亏?——虽然曹春花已经被打发走了,不过曹春花挑拨离间的话,显然还有影响,现在宋氏已经不相信大房没捞钱了。

正是想到礼金钱不少,这事要成功了,以后自己家就有钱用了,利字当头,所以宋氏才会陪着刘氏前来跟叶氏提这个提议。

叶氏听了宋氏和刘氏的话,明知道这样对她有好处,但是却摇了摇头,道:“这事我没法作主,毕竟我说了是不能算数的,们找老太太去吧。”

宋氏和刘氏看叶氏不愿意,让她们找婆婆,这还用找吗?婆婆是肯定不会愿意的啊,毕竟花公中的钱办喜宴,然后礼金钱不放到公中,婆婆会愿意才怪了,于是便道:“这事不跟婆婆说,直接将钱给我们就是了,咱们三家到时都这样干,婆婆就算不愿意,看咱们团结一心,不愿意给,她也没办法。”

叶氏听她这样说就觉得冷笑,她要真这样干了,婆婆对宋氏刘氏虽然生气,但拿她们没办法,可能也就算了,但对自己,自己是管家的,她可是有办法收拾自己的,好比将管家权收回去,所以宋氏和刘氏的提议,她怎么可能同意,于是当下便摇头道:“我不会这样做的,我只按婆婆的意思办事,我还是那句话,们找婆婆去吧。”

而她这样一再拒绝,可是惹恼宋氏和刘氏了。

叶氏要是同意了,她们倒要相信叶氏没中饱私囊了,毕竟她要是没中饱私囊,那她们现在这个提议,对她是有好处的,就像她们说的,叶氏有好几个孩子,马上要成亲了,所以对她自然是有好处的。

现在这样一个好提议,叶氏竟然不同意,越发加深了宋氏和刘氏,怀疑叶氏中饱私囊的想法,于是当下刘氏便话里有话地道:“这明明是个对大嫂有好处的提议,大嫂为什么不同意?莫非……大嫂不同意这个提议,能得更多的好处?”

叶氏一听她这样说,就来气了,毕竟她本来对刘氏就有些不满了,现在刘氏见了她,丝毫不提那天争家产的事,更没道歉的意思就算了,还跑来跟她要满月酒礼金,她没同意就这样指桑骂槐地说她,让她想不气都难,于是当下便冷冷地道:“老三,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说过了,我只听婆婆的,们要能让婆婆同意了,我自然同意,我又没说不同意,这样阴阳怪气的做什么?有本事就跟婆婆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