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一道无法形容的惊天巨响,回荡开来。

可是。

这一击过后,居然没有出现血肉纷飞的情况。

只是在地上留下一个显目的土坑。

但却没有半个人影。

“人呢?”

黑水宗一众武者,脸上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几乎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时。

虚空之中,陡然冲出一道璀璨火光,落下时,焚烧一切。

“什么?这是传说中灵火榜第三的‘浮屠金炎’?”

矮胖男子吓得傻眼了,转身就逃。

清纯短发气质美女野外梦幻唯美非主流风格摄影图片

别说自己只是一个开脉境,就算是转元高手,碰到这浮屠金炎,也只有陨落的悲惨结局。

嗖嗖嗖!

黑水宗的十几人,吓得亡魂大冒,拼命逃窜。

可他们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浮屠金炎’。

嗤啦一声!

一道金炎,分化八方,以一种无可匹敌之势,直接贯穿众人的脑门。

“不!”

矮胖中年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

最后,惨叫声戛然而止。

死了!

黑水宗的十几人都死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以至于锦衣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地上就躺着一具具尸体。

而这些尸体的主人,则是前一刻还在对他阿谀奉承的同门。

“……怎么会拥有‘浮屠金炎’?”

杨钊反应过来后,神情惊恐,骇声惊呼。

“还没有资格知道!”

苏不夜冷笑一声,步步逼近。

“大人,是我不开眼冒犯了您,我错了,我愿意奉上所有的宝物,请求您的原谅!”

杨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道。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时候,他目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怨毒之芒。

“哦?要向我求饶?”

苏不夜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没错,大人,这是我的全部身家!”

杨钊连忙把自己挂在腰间的锦囊取了下来。

“这么听话?”

苏不夜愣了一下,几乎就在这时,杨钊直接把手里面的锦囊甩了过来。

砰!

整个锦囊,直接炸开了来,爆发出一阵浓郁的灰雾。

“小子,给我死吧!”

杨钊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疯狂,吼道。

这些浓郁的灰雾,爆发时,露出一阵可怕的腐蚀之力。

所有沾染上的草木、泥土,在这一瞬间,都化为一滩死水。

“哈哈……小杂碎,这是化尸灭魂灰,就算是转元境碰到,也得被化为死水,死定了!”

杨钊脸上充满了得意之色,大笑道。

可他笑着笑着,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仿佛看到什么无比恐怖的东西。

砰!

这会儿,那翻滚的化尸灭魂灰,消散开来,从中走出一个铁血少年。

“原来,们黑水宗也就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东西。”

苏不夜脸上露出浓浓的失望。

原本,他以为面前这个人,身为黑水宗高层的后代,应该有什么不得了的底牌才对。

可没想到,居然是化尸灰。

这东西对他来说,太小儿科了。

砰!

苏不夜浑身一震,散发出一阵淡淡金光,直接把所有化尸灰都给震散了。

“逃!”

杨钊目中露出无法想象的惊恐,倒退间,立刻遁走。

“我苏不夜想杀的人,还没有能够逃得掉的!”

砰!

无尽玄光,轰然涌动,化作一只滔天巨手,直接拍了过去。

“不……”

杨钊发出凄厉惨叫。

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如坠深渊。

死亡!

在这一刻是离自己那般的近!

“啊……我是黑水宗二长老的孙子,杀了我,也活不了的!”

一声惊骇至极的嘶吼,回荡开来。

“哼,我苏不夜铁了心要杀的人,管背景滔天都没有用!”

少年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霸气,一掌拍了过去。

可就在这一击要彻底击杀‘杨钊’时。

轰隆一声。

一道无法形容的恐怖威压,爆发开来。

“不好……快走!”

苏不夜脑海内,响起一道慌乱无比的吼声。

“什么?这是转元高手?”

苏不夜神色大变,立刻放弃击杀杨钊,转身就逃。

“想走?晚了!”

森林外面,突然冲进来一道无可匹敌的光芒,化作绝杀一击,向着苏不夜拍去。

“这不是转元境,而是合灵强者!”

蟠龙戒指内,传来一道凝重无比的声音。

“逃逃逃!”

苏不夜听到是合灵强者,吓得小脸都白了。

如果是转元境,说不定自己还有一丝机会。

可要是对上合灵强者。

真就是必死无疑。

“哼……区区一只开脉境的蝼蚁,要真让给逃了,那我吴大荒岂不得声名扫地!”

一声怒喝,传出时,那道绝杀一击,爆发出璀璨华光,直接炸开。

“给我挡住!”

苏不夜噗嗤一声,吐出大口鲜血。

爆发出全力一击,抵挡这华光之术。

可是,他的力量,在这位黑水宗合灵境面前,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哈哈……小杂碎,这是我黑水宗的三长老,只是动一动手指头,就能把捏杀。”

杨钊大笑一声。

突然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三爷爷,这人身上有灵火榜第三的‘浮屠金炎’,不要直接给打死了,要不然灵火可能会逃走!”

闻言,吴大荒脸上露出浓浓的喜色。

“什么?这小蝼蚁身上有‘浮屠金炎’?那真是意外之喜!”

吴大荒大笑一声,挥手间,撤去自己的绝杀一击。

仅仅只是用合灵境的气势,就压迫得苏不夜重伤倒地。

“啊……”

苏不夜心头大吼,拼尽全力,可依旧无法抵挡这股合灵气势。

整个人,像是被十万大山给压制住了,无法动弹。

“老夫最喜欢看蝼蚁在死前做的无谓挣扎了,要是能爬起来,我可以考虑留一个全尸。”

吴大荒嘴角露出一抹讥讽之色。

“……个老狗,有本事等我踏入合灵境,小爷一只手灭了!”

苏不夜浑身是血,吼道。

即便是被一尊合灵境碾压,他心中依旧没有任何胆怯之色。

“放肆,小蝼蚁,跟谁说话呢?这是我黑水宗的三长老,不许这般无礼,给我跪下!”

杨钊站了起来,鼻孔朝天,大声呵斥。

“一个手下败将,也配在我‘苏不夜’面前大吼小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