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光秋色。

依旧美不胜收。

只是,上官路的心绪,却是一阵纷乱,根本没心情去赏这美景。

“与萧家多走动走动?

这是几个意思?”

上官路一时间,也没有弄明白苏辰的意思。

“莫非,苏辰是要扶持萧家?”

上官路脑海内猛地闪过这一个念头,可很快的就被他给否定掉了。

“这也不对啊,即便是苏辰要扶持萧家,也不会让我去跟萧家多走动的!”

“况且,以苏辰的性子,对于打造自己的势力,压根就没有多大兴趣!”

“难道说这里面另有玄机?”

上官路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心情越发的复杂。

清爽宜人短裤背心夏日女神出街图片

……府城以外,三千里。

有一座枯山,常年寸草不生。

据说这里曾经埋葬过百万将士,怨气不散,任何有生命的植物,在这里都不能生长。

砰!这会儿,枯山上空,有一个传送通道打开了来。

从里面跌落下来十几道人影。

这群人,正是之前在西北府城内耀武扬威的皇城龙卫。

不过,眼下的他们,看起来简直一片狼狈,脸上充满了逃亡的惊恐。

“该死,西北天府的人都疯了吗,竟敢主动攻击我们龙卫。”

这会儿,其中一个鹰钩鼻的士兵,怒声道。

“这群人简直就是狗胆包天!”

“大庭广众之下,胆敢诬蔑我们是假扮龙卫的凶徒,还直接动用气运之术,简直活腻了。”

“哼……他们不就以为天高皇帝远,皇城的龙卫管不到他们,完就是大错特错。”

“龙卫的威严,不可冒犯,等我们回到皇城,一定要让夏渊大人出手,灭掉西北之地的这群野蛮人。”

所有龙卫将士,都一个个目光喷火,寒声道。

“大人,那个西北府主,明显就是跟苏辰一伙的,否则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动手,只要抓住那位府主,必定可以逼问出苏辰的下落。”

鹰钩鼻士兵脸上闪过一抹怨毒之色,道。

“这还用你说,本将军会不知道吗?”

步北冷冷瞪了对方一眼影,又道。

“不论是谁,只要敢跟苏辰扯上关系,统统都要死,我们这就回皇城搬救兵!”

砰!一阵狂涛怒海般的杀机,轰轰咆哮。

只是,步北的杀机,刚一扩散开来,顿时直接被这四周扑面而来的白雾给吞噬了。

这一刻,天地俱静,没有任何声响,只剩下步北一群人。

“这是什么鬼地方,走了这么久,我们好像一直就是在原地绕圈子。”

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高瘦的士兵,神色一凝。

“不对劲!”

步北能够成为龙卫的队长,自然是身经百战,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此地的诡异。

“不应该啊,我的虚空之雾,所定位的传送坐标,不是这里啊!”

一声疑惑的感慨,传出时,四面八方,突然出现一阵阵黑色闪电。

轰轰轰!黑色闪电,狠狠劈在白雾上面,直接炸开,形成璀璨的黑白焰火,极其迷人。

“怎么回事?”

众人心头一寒,都停下脚步,紧张无比的看着四周。

“来我西北天府,装完逼就想走?

那你们龙卫,也未免太不把我们西北的武者放在眼里了吧!”

一道冷笑声,传出时,闪电之下,走出一道人影。

那黑白的焰火之光映照下,露出一张肃杀、冷冽、寒意弥漫的面孔。

“是你!”

步北心头一惊,失声道。

这来人,竟然是……萧定!“呵呵,你一个小小的造神境,莫非还敢跟我们龙卫动手?”

四周将士,纷纷一愣,反应过来后,脸上顿时露出浓浓的不屑。

“龙卫?

在我眼里算个屁!”

萧定神色不屑,挥手间,虚空内的黑白焰火,轰轰爆发。

风起,焰火燃九霄。

“不好!”

步北神色狂变,直接出手,可他的法则,刚碰触到这些焰火时,居然在悄无声息中崩溃开来。

这下子,他心头一紧,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倒飞开去。

他能逃得掉,可他身旁的士兵,根本无法躲闪。

仅仅只是一个照面,那个高瘦士兵就被这道焰火燃烧了大半个躯体。

“啊……”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传了开来。

砰!这个高瘦士兵死了。

整个躯体,都被这些黑白焰火燃烧为灰烬。

呼呼呼!冷风吹过,黑白火焰变得更加狂暴。

轰鸣杀至,焚尽所有。

“啊……我不要死!”

“我,我知道错了,我有眼无珠,不该冲撞了大人您啊!”

“将军,救我,快救救我……”枯山深处,各种惨叫声此起彼伏。

但也只是持续了不到十息的时间。

所有跟随步北而来的龙卫,都死得干干净净。

这一刻,步北心中没有半点愤怒与仇恨,只剩下浓浓的恐惧。

眼前这个人,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可怕得多。

他的这群手下,一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强者,否则也不可能进入龙卫,即便是自己,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灭掉所有人。

但是,眼前的这个人却做到了。

这如何不让他感到心惊肉跳?

“逃!”

步北浑身一个哆嗦,没有留下来拼死一战的勇气,直接转身就跑。

“皇城的龙卫,居然这么怂,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萧定一步踏出,直接出现在步北跟前,然后在他无比惊恐的目光之中,伸手一拍。

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可实际上,却跨越了层层时空阻隔,直接轰在了步北的天灵盖上面。

“不……你不是造神境,你是转轮三境的大能,你……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步北神色惊恐到了极致。

拼命抵挡。

可他的法则之力,在萧定这一掌面前,根本就是脆弱得像纸糊一般。

咔嚓一声!这一刻,他的天灵盖,如同玻璃般,出现了裂痕。

很快,这些裂痕就向着他的头颅、面孔、脖子、四肢蔓延而去。

最后整个人,通体遍布着一道道裂痕。

像是即将破碎的瓷器。

“我是什么修为?

你还没资格知道!”

萧定面容不屑,一掌落下,摁在步北脑袋上面。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