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学着学着就会了?”

哪怕是陈大陆这个行外人听到这句话,也忍不住说道:“兄弟,以前没看出来,还挺会装逼的啊。”

华松月和胡一天却是对视一眼,随即两人的眼中都充满了震惊。

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哪怕是胡一天的目光都灼热起来,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一套弹针之法,就足已经让他叫一声师父了。

更别说,黄光会的明显还有一些其他失传已久的针法,对于胡一天来说,他最希望学到的,也正是这些。

要知道这些失传的针法,大多数都是因为门户之见而导致没有传承的各派绝学,一般人就算是会,顶多也只会其中一种,而黄光却像是批发一般,要多少有多少。

华松月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傲然一笑,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占大便宜了,哼,要不是师父发话了,我绝对不会让拜师的。”

胡一天脸色有些发红,他说道:“师兄,也说了这是因为师父发话了,师父的话,当然比的话管用啊。”

黄光却是有些烦了这一对师兄弟了,挥挥手说道:“行了行了,们可以走了,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们两个好好的解决一下自己的问题吧。”

听到这话,华松月和胡一天就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跟黄光施礼道别。

哪怕是胡一天,此刻的脸色也是极为的庄重,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拜师可不简单的是拜师,毕竟很多时候,师徒之间的关系,比父亲还要更加的亲切。

清纯美女蕾丝小白裙透着阳光唯美照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一旦师徒关系确立,那么黄光的确是拥有了很大的权限。

不过要让黄光把这对老头真的当做徒弟那样去对待,他也做不到,无论是华松月还是胡一天,两个的年龄加起来,都一百五十多岁了,这个年龄,当他太爷爷都足够了。

等华松月和胡一天一走,陈大陆就满是热切的坐到了他身边,问道:“兄弟,刚刚用的是什么招数,太帅了,能不能教教我?”

黄光瞥了他一眼,就失笑说道:“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陈哥,我跟说吧,想学我也可以教,但是肯定学不会的,现在学,已经是太晚了。” 除非是像黄光一样有所奇遇,否则的话现在才开始学习,的确是已经太晚了,而且刚刚黄光所使用的并不简单的知识医术,还有宝气的催动,否则的话,仅凭针法,是绝

对不可能这么变态的。 也就华松月和胡一天两个人不了解不知道,况且黄光还是师父,不敢去质疑,。否则换一个人的话,绝对会发现奇怪的地方,因为黄光所使用的针法,效果未免也太好一

些了吧?

陈大陆听到这话,顿时讪讪一笑,有些失望,又有些释然。

他本来就没有报多大的希望,只是想要问一问罢了。

想了想,他忍不住又说道:“兄弟,说说,身上还隐藏着什么,我怎么觉得小子无所不能呢?”

黄光心中一突,有些心虚,有了宝气在身的他,还真可以说是无所不能了,最起码大部分的事情,他都可以解决。

当然了,这样的事情也绝对不能够表现出来,更不能透露出去,否则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还真说不好。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同样的,黄光此刻认真思考了一下,才说道:“其实非常的简单,我知道的东西比较多,学习过的东西也比较多罢了。而且我喜欢翻阅购买一些古籍

,久而久之,就得到了这些知识。”

“那运气也太逆天了吧。”

陈大陆也不是真正的不学无术,听到这话,他就有些纳闷的盯着黄光,说道:“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

黄光心中松了一口气,拍着他的肩膀说道:“陈哥,我要是有这样的家世,我保证也不想要努力了,毕竟有这样的家世,谁还想要努力啊,吃喝玩乐不就行了。” 陈大陆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他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说道:“其实说得对,很多人都渴望家里有钱有权,但是如果都有了,其实也是一种烦恼,想象一下,到了那个

时候,还有什么是目标呢?混吃等死也不是个办法啊。” 听到这话,黄光却是心中一动,微微点头,说道:“我也这样觉得,就像我现在,其实我就算是什么都不干也能好好的活下去,当一个有钱人,但是我觉得,既然上天让我

学会了这么多的东西,那我就有必要做一些事情。” 这话黄光倒是并没有说谎,他的心理也的确是这么想的,很多时候只要回想一下,黄光就觉得自己的命也太好了吧,几乎没用多久时间,就得到了别人根本得不到的一切

陈大陆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一亮,说道:“这话我爱听,要不这样吧,过几天,哥哥我把我那个古玩店开到京城来,要不要也参一股?”

黄光想都不想就笑道:“陈

哥要带我发财,那自然再好不过了,兄弟我就不客气了。”

陈大陆没好气的说道:“这话要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我相信,而且也中听,听着舒坦,但是从的嘴里面说出来,我怎么就觉得有问题呢?”

话是这么说,但是事实上,黄光却有着自己的考量。 这几天,黄光发现了一件事情,当他动用了宝气以后,恢复的速度并不快,虽然也不慢,但是要过好几天,才能逐渐的恢复满,远远没有直接从那些古玩玉石中吸纳的速

度快。

除此之外,他如果不从玉石古董之中吸收这些宝气,那么同样的,他宝气的增长也极为的缓慢,他总觉得,只有一直吸纳宝气,才是真正应该干的事情。 想要有源源不绝的宝气在手,最好的办法就是开一个古玩玉石店。正好陈大陆有这个想法,而且他现在又有足够的财力,对于黄光来说,其实就算是陈大陆没有这个想法

,他也会在合适的时机提出来。

因为现在,黄光已经彻底的意识到,宝气究竟有多么的重要!

“们在聊什么呢?”

这时候,严军突然从屏风的背后走了出来,听到这句话,他笑了笑,目光却是看向了两人。

陈大陆连忙说道:“我这不是正打算在京城开个古玩古董店吗,所以就打算让我兄弟也入股,大家一起玩玩。”

“既然这样,那我肯定也不能错过了,这样吧,我也入股,我可以投资十个亿进来,股权呢。分一半给黄兄弟,怎么样?”

听到这话,黄光连忙说道:“严哥,这就有些不合适了吧,怎么说也是的钱啊,怎么能说给我就给我?” 严军却是笑着摆摆手,大气的说道:“黄光,要是还认严哥我这个兄弟,就必须收下,对我们严家的大恩大额,说句实话,我给下跪都不为过,不过现在不流行这个

了,那总得让我稍微补偿一下吧?要不然我这做兄弟的,心里也不舒坦啊!”

听到这句话,黄光略微思考了一下,就点点头,反正到他和严军这个份上,其实已经不在乎钱了,那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陈大陆这时也站起来说道:“这就对了嘛,兄弟兄弟,总不能嘴上兄弟吧?”

严军微微点头,又说道:“老爷子有些累了,就先睡觉了,咱们哥几个出去吧,找个地方喝点小酒,吃点东西,说实话,我这心里吧,还真不是滋味,也只能喝喝酒了。” 黄光和陈大陆对视一眼,两人沉默片刻都点了点头。